首页 >> 正文

业绩预喜免退市 经营水平待提高
2019-02-12 作者: 张健 来源: 经济参考报

  白酒未必龙虎大战APP化 国内市场是重头

  据媒体报道,山西汾酒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,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,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4.72亿元到5.66亿元,同比将增加50%-60%。对比汾酒集团2017年与国资委签订的“军令状”:其中2018年酒类收入增长目标为30%,酒类利润增长目标为25%,汾酒集团“超额”完成了2018年的经营目标。不过,值得关注的是,汾酒集团也公布了海外收入水平,即2018年完成酒类出口675万美元(约为0.454亿元),同比增长57%左右。尽管酒类出口收入保持双位数增长,但是,全年海外白酒销售仅仅贡献0.454亿元左右,对于汾酒集团来说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其实,汾酒交出了相当不错的业绩单,但是媒体还是要找些毛病,就是出口比重还嫌过低。不过,与2018年全年收入相比,汾酒集团的酒类出口规模确实还是太小,公司龙虎大战APP市场布局似乎并不顺利。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有了一定规模的出口,对树立高端品牌形象是有所支撑的,似乎又不能仅仅看出口额的大小。这里有几个问题:一是以酒精高度为主要特征的白酒,对身体是否有所损害;二是普遍接受较低度数酒类产品的龙虎大战APP市场,对中国白酒的接受程度到底有多大;三是如果前两个不是问题,那么推广力度和投入是否还不够,或者说差得很远?客观地说,如果仅仅是为了提高产品品牌形象,其实稍有些出口销量也就可以了,没有必要大笔投入和大张旗鼓地进入潜力有限的市场领域,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国内市场,还是要迎合国内消费者的需求。

  高端更需对“胃口” 特色才是真内涵

  据媒体报道,近日水井坊发布公告称,公司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约为2.4396亿元,同比增长约73%;营业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约为7.7068亿元,同比增加约38%。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约为1353.89千升,同比减少约13%,其中,中高档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约为1487.67千升,同比增加约27%,低档酒(基酒)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约为2841.56千升,同比减少在56%左右。对此,水井坊方面表示,本次业绩预增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主营业务的持续增长。公告显示,2018年,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,白酒市场中高端板块实现了较快增长。水井坊方面称,公司紧紧抓住这一机遇,稳步做好产品、品牌升级及渠道管理一系列活动,主导产品水井坊臻酿八号、井台装、典藏大师版均得到较好增长。

  从统计看,上述公司的业绩还是很好的。但也有细心的媒体发现,虽然增幅可观,但是环比计算,已经出现了增长乏力的势头,特别是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环比表现欠佳。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水井坊在高端白酒上的发展战略过于激进,有点过于求成,由于自身品牌高度和知名度都有所欠缺,以及渠道整合力、团队的落地能力等各个方面也未能协同地整合起来,存在拔苗助长的迹象,未来高端产品的增长将会遭遇更大压力。总体看,消费品厂家选择高端产品、选择附加值高的产品作为发展和转型的目标,势在必行,特别是激烈竞争的白酒行业,如果没有特点、没有高端消费群体,利润空间将被压缩。不过,高端产品还是要有一定的文化积淀、一定的不可替代性,厂家还是要在产品内涵性方面做深耕,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消费者的“胃口”。

  扭亏为盈实不易 多家企业卖资产

  据媒体报道,近日又有公司凭借出售房产让业绩变靓。如高伟达预计,2018年度净利预增两倍,其中去年公司对一处房产进行处置带来约5477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,占去年全年净利润约五成。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GQY视讯,披露预计2018年度净利扭亏为盈,其中去年公司全资子公司宁波洲际机器人有限公司出售房产,对当期损益的影响(税前)约为4270万元。据不完全统计,进入2018年四季度后,已有30多家公司公告“卖房过年”。有市场人士指出,年末卖房本质是突击交易行为,即上市公司在经营业绩不理想,甚至可能出现亏损的情况下,通过临时性构造缺乏交易背景和商业实质的交易,实现账面利润的扭亏为盈或大幅增长。

  看来只盯着企业是否盈利还不够,一定要看看这个盈利是怎么来的。主业经营不行,可以拼副业;实业不行,可以拼“虚业”,如投资基金、投资股票等等;哪都不行,那可以拼老本,如卖房子、卖设备、卖资产,等等。只是一个公司到了崽卖爷田的地步,比寅吃卯粮还要悲催些,那房子是卖一套少一套,绝不可能再变出来了。靠卖房子卖地实现“扭亏为盈”的,在中国资本市场绝不是个别的。这里提出一个问题:为什么靠实业靠不住,只能靠千夫所指的房地产业呢?是产业取向有问题,还是经营水准有问题?说点不中听的话,估计这些企业并非炒房专业户,而是多年前手里有钱时,无意中买了若干房产放在那里,谁料想,当年的无意之举,反而成为盈利的“增长点”,若有后悔,只能是埋怨当年买的太少了。

  业绩预喜免退市 经营水平待提高

  据媒体报道,截至1月底,两市已有58家ST公司发布了全年业绩预告,披露进度接近7成。58家ST公司中,预喜(包括续盈)企业数目达到了29家,预喜比例达到50%。整体来看,主业好转导致企业业绩反转的并不占多数。大多数企业仍主要依靠处置资产、政府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实现业绩扭亏。受益于行业转暖,*ST因美、*ST油服等多家公司业绩扭亏。不过从业绩扭亏个股来看,多家公司扭亏仍依靠处置资产等非经常性收益,主业盈利能力仍孱弱。例如*ST海投预计2018年盈利1亿元-1.5亿元,公司扭亏主要依靠处置东华软件股票获得1.81亿元收益以及处置子公司股权资产获利1.65亿元。而*ST凡谷2018年业绩扭亏主要是依靠武汉市政府收储了公司2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及相关资产,预计增加公司收益约2.29亿元。包括前述业绩扭亏个股外,目前还有*ST金岭等19只个股有望摘帽。

  狗年带走亏损,猪年迎来盈利,这是个人人盼望的结局。作为上市公司,没有一个愿意“披星戴帽”,更没有一个愿意被强令退市。但是,市场竞争是无情的,如果违规违法,监管部门的处罚也是无情的。从经济大势看,经济下行的压力巨大,许多企业都遭遇艰难的发展困境;从具体产业看,许多上市公司处于产能过剩、饱受经济周期影响的领域,盈利难度空前加大。究竟是转型好,还是坚守原有产业、等待周期复苏的到来更好?这是个问题。另外,也不能忽视的是企业经营效率和管理水平的问题。这就是同处于一个行业,有的企业依然赚的盆满钵满,有的企业却亏的一塌糊涂。现在,资本市场上炒概念、炒热点的多,认认真真的改善经营管理、老老实实的降低成本的企业似乎不那么时髦了。从上面的事例看,扭亏主要靠卖资产,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希望企业在考虑转型与否的大计划之外,多从经营水准的提高来做一些脚踏实地的事。

 

凡标注来源为“经济参考报”或“经济参考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稿件,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,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,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、播放。获取授权

长江“化工带”深陷转型阵痛

长江“化工带”深陷转型阵痛

记者近期在长江经济带沿线多个省市调研发现,各地正采取“关停并转搬”等多种措施铁腕护江,一些化工企业也不断增加环保投入,加快转型升级步伐。

·太阳城老人:期望看到解决问题时间表

国企同级监督难题破冰

国企同级监督难题破冰

面对同级监督难这一问题,深圳提出纪委书记、监事会主席双向进入、交叉任职的改革办法。

·中企员工海外度过别样中国年